A-A+

海归男放弃百万年薪:为181个残孤儿撑起一个家

  天降厄运,传奇父亲患绝症
  今年34岁的马乐是河南省南阳市人。24岁从上海海洋大学毕业后,学习热力与动力工程专业的他,先是在浦东一家大公司任职,然后又移民去了风景如画的澳大利亚。
  马乐在墨尔本过着令人羡慕的生活——他从事国际贸易工作,妻子Linda比他小3岁,温州人,在澳大利亚求学获得注册护士资格证后,在墨尔本的医院工作。两人年薪加起来有7位数的人民币。
  他们住着带有花园的大房子,还可以经常利用假期外出旅游,驾船到大海上玩海钓。2岁半的大儿子与刚出生不久的小儿子,更使这个幸福家庭令人艳羡。然而马乐怎么也没想到,家里突如其来的一场变故,彻底改变了自己的生活。
  2013年7月21日早晨,马乐突然接到家人来电,说父亲病情非常严重,催促他买最快的机票回国。飞行途中,马乐不禁思绪翻滚。
  他知道,在南阳老家,父亲马守政是个充满传奇色彩的人物。由于家庭成分不好,他小学三年级被迫退学,自学中医、针灸、裁缝、木工等,1988年他被借调到乡政府任乡镇企业办副主任。后来,上级又让他管理当时严重亏损、濒临倒闭的乡面粉厂,老爸上任不久便迅速扭亏为盈。
  1992年10月,马守政筹集20多万元正式下海,建起“唐河县报喜面粉厂”,10年拼成远近闻名的大老板。2003年,他又投资1000多万元创立了一所当时全县规模最大的民办寄宿制学校——谢岗实验中学。父亲出名后,很多没钱交学费的孤残儿童慕名而来。看着一双双充满渴望的眼睛,他想起当年自己被迫辍学的痛苦,很快就安排这些孩子们免费在校学习。
  唐河县民政局提出希望共同筹办一个正规的福利机构,规范管理。2010年初,马守政个人出资创建了一所集幼儿园、小学、初中、高中于一体的民办封闭式全日制寄宿学校——唐河县正昌儿童福利学校,成了全省“第一个吃螃蟹的人”。学校负责孩子们在校期间的吃、穿、住、周末接送、医保等。每年还要定期给他们过集体生日、买新衣服,并对他们进行心理辅导。
  这种“个人投资、民政支持、社会捐助、养教一体”的民办孤儿救助模式在河南属于首家。父亲不是柏拉图,却建立了一个美丽、温馨的“理想国”。因此也荣获过“南阳爱心人士”“慈善大使”等荣誉称号。
  马乐后来才知道,由于各乡镇民政所陆续把他们那里的孤残儿童介绍过来,人数激增,导致资金缺口越来越大。2013年年初,孤残儿数量达到了顶峰——198人。父亲的压力也到了巅峰,胸口频繁疼痛,因为忙于工作,只是随便买了些药对付。学校老师都劝他住院做个全面检查,可他怕耽误工作,还说不想浪费钱。
  7月19日,马守政疼得彻夜未眠。第二天到南阳市医院做了全面检查,这时的病情已经非常严重,医生表示束手无策,建议他立刻到大医院去。
  看到老爸瘦弱不堪,疼得无法平躺在床上,马乐只得匆匆将他送去北京治疗。到北京309医院经诊断,马守政是胰腺癌晚期,癌细胞已扩散到肝脏、肺等部位。
  这天,马乐含泪安抚父亲睡下,自己则和衣躺在他身边照顾。凌晨6点,马守政的手机响了,马乐怕吵醒老人,打开一看,有好多学校孩子们发来的短信。“爷爷,我是万万,我特别想你,睡不着觉……”马乐的心不由微微有些颤动。
  子承父志,
  放弃百万年薪全家回国
  在老人病床旁的那些日子,马乐才逐渐感受到父亲对学校孤儿们的感情。住院期间,他几乎从不谈论自己的绝症,念叨最多的就是学校的孤儿们,并反复交代马乐在自己过世后,要照顾好这些孩子。
  一位前来探病的老师告诉马乐:“马校长是个传奇,真正拯救了这些孩子们的灵魂。他的身体是累垮的!”
  原来,进校前这些孩子大多有一些不良习惯,有的偷盗,有的差点犯罪,有的试图自杀,刚来时他们依然自暴自弃。马守政用一点一滴的爱,让他们相信命运从此被改变。随着孩子们长大,一批优秀生脱颖而出,有些学生还获得了省、市级三好学生的荣誉称号,大家再也舍不得离开这个乐园。
  马乐知道,这棵扎根在父亲灵魂土壤里的慈善大树开满了花骨朵,老人拼命也要守住他们绽放的权利,他担心自己一旦撒手,这些孩子又将重回厄运,所以就一直念叨:“我这一走,要是没人管他们了,可咋办?这些孩子好不容易才有了一个家,可不能再让他们流落街头了。”马守政一遍遍地向儿子交代哪些孩子快过生日了,哪些要做身体检查,还有哪些孩子得按时吃药……”
  父亲的确为这些孤儿操碎了心,看着老人那期盼又无助的眼神,马乐含泪答应父亲:不管怎样,都不会让这181个孩子的“家”散了。
  随后,马乐写好了辞职信,用电子邮件先发给妻子一份,额外附上了他思索良久才写下的“告白”:“Linda,我一走就是这么多天,你受苦了,这世上你最懂我。爸爸要走了,把181个孩子都托付给我,这是他一辈子的心血,我必须守护。我知道这对你来说不公平,这条路也注定艰难,我别无选择,只想说我需要你!”马乐知道这封邮件对妻子来说意味着什么。
  在办完了各种繁杂的手续后,Linda立刻带着两个儿子回国,9月11日到达南阳。马乐去机场迎接的时候,只见她怀里抱着小儿子,推着行李,还要招呼一旁跟着的大儿子,憔悴而疲惫,他的鼻子一下酸了。而妻子看着胡子拉碴的丈夫也心疼不已。
  9月14日,马守政离开了人世,年仅58岁。
  “不是没有迟疑过,毕竟我在澳大利亚年薪过百万。可是,为了让父亲走得安心,也为了这一群孩子不流浪于社会,我别无选择。”在办完老人的葬礼后,为了不让父亲的慈善事业因此中断,马乐与妻子回到澳大利亚辞去工作,变卖了当地的财产,举家回国。
  从此,马乐成了正昌儿童福利学校里孤儿的“代理爸爸”。10月初,他把无暇照顾的妻儿送到了武汉机场,让妻子带着儿子回温州娘家暂住。离别时,马乐将熟睡中的小儿子放到了妻子怀里,哽咽了。妻子安慰道:“我会照顾好两个儿子的,放心吧!” (http://tb0001.ly-sz1y.com)

1 条留言  访客:1 条  博主:0 条

  1. 普拉提美女

给我留言

Copyright © 青年文摘在线阅读 保留所有权利.   Theme  Ality

用户登录 ⁄ 注册

分享到: